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五十九章 下绊子

第九百五十九章 下绊子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25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五十九章 下绊子

在看到他的一刻,秋文静有点躁动,无法安然端坐,秦润之握住她的手,用眼神询问她是否还好。她回握住丈夫的手,控制情绪,贪婪地看着儿子消瘦的脸孔,心中满是关切和担忧。

秦聿的目光最先看到了旁听席中的父母亲友,对上父母关切担忧的目光,他心中有些愧疚,这一个月来他身陷囹圄,家人不免牵动心神,颇多挂念。

他给了个安抚的眼神,告诉他们,自己没事。

旁边的陆斯安要平静许多,两人视线相交便无需多言。

这时,一道强烈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瞥了眼,果然是公诉人。

老熟人见面,周关承脸色严肃,唇抿成一条线,幽深的眼眸中风平浪静,却是锋芒暗藏,蓄势待发。

觉察对方的逼视,他没有退缩也没有僵持,只是将对方的反应尽收入眼底便从容转开目光。

与此同时,三位法官端坐审判席上观察他。法庭上以证据说话,但毫无疑问他清冽的气质,纵然有距离感,也很难让人产生恶感。

法警将他带到被告人席位,将手铐打来。

落座后,他微微转头,看到旁边辩护人席位上的梅丽寒和徐旭也正看着自己。

两位辩护律师。

梅丽寒微微颔首,表示他们都做好了准备,秦聿没有回应,很快移开目光,结束短暂的接触。

“现在合适被告人秦聿身份。”审判长看着席下的秦聿发问,“被告人,你叫什么名字?”

秦聿平静回答:“秦聿。”

“是否有曾用名?”

“没有。”

“民族?”

“汉族。”

“文化程度?”

“大学。”

“职业?”

“律师。”

“你因为什么事被捕?”

“因为涉嫌伪证罪。”

审判席确认了基本信息,继续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条的规定,现在宣布审判人员、公诉人名单。合议庭由周固安、苗甫、杜义清组成,周固安即本人担任审判长,书记员崔肖夏担任法庭记录,京城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伍周关承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秦聿,你是否听清?”

“清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如果认为本庭宣布的上列人员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可以举出事实和理由,申请审判人员、书记员、公诉人员回避。被告人秦聿你是否申请回避?”

“我申请公诉人周关承回避。”秦聿道。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纷纷看着周关承,这其中有什么缘故?不过有些了解当年方郁杀妻案庭审的人很快想到当年法庭上的控辩双方就是这两人,或许是因此有恩怨?

周关承不知道他会一开庭就申请自己回避,不过他对秦聿做了全方位的预设,秦聿肯定会有很多寻常庭审不会发生的状况,被申请回避很突然,但他内心并无波澜,反而印证了自己对秦聿的预设。

审判长却是颇为意外,“你申请回避的理由是什么?”

“我的案子是方郁案的衍生案,方郁案尚未定案,证据未定性,警方便以对我实施抓捕,我有理由怀疑警方或者促成方郁案再审的司法部门故意针对我,是对于三年前方郁因我辩护成功无罪释放的司法报复。”

听他这么说,其他人都不禁愣了一下,先前大家看了方郁的自曝,知道他是杀妻真凶,他的辩护律师明知道他杀人依旧做无罪辩护,所以大家都认定秦聿是帮凶,但是未经审判前,任何人都不能称之为罪犯,即使方郁说自己杀了妻子,没有经过庭审宣判,他仍然是无罪的。因而从司法程序上说,秦聿涉嫌伪证罪应当在方郁案定案后,才能确定他涉嫌伪证罪,进而才能将人抓捕归案。

审判长眉头皱起来,这确实有点问题,但他对秦聿的说法有所质疑,“这跟申请公诉人回避有什么关系?”

“公诉人周关承曾经是三年前方郁案开庭时的公诉人,此后至今一直没有放弃方郁案再审,对我有很深的敌意,他曾经亲口对我说过要我为方郁案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审判长皱得更紧,“你们曾经作为控辩双方,立场本来就是不同的,但是方郁案已经结束,你现在会站在这里是被方郁检举,经公安部门侦查才移交检方公诉,与公诉人无直接因果关系。”

随后驳回了他的回避申请。

梅丽寒和徐旭都有心理准备,听到这个结果不由看了看彼此,这个审判长果然对律师不大友好。

而秦聿被驳回后没有坚持,似乎无可奈何。但周关承知道,他告诉了合议庭和所有人他和自己不对付,起不到关键性作用,但这无疑是个绊子,从提出回避开始,目光都没有分一点过来。

这是他熟悉的秦聿,那个在法庭上不好对付的名律师。

周关承唇线抿得更紧,脸色越发严肃。

“现在开始法庭调查。”审判长宣布进入下一阶段。

周关承宣读起诉书,起诉书中说明了缘由:杀妻案真凶方郁检举自己的辩护律师在明知道自己杀害妻子的情况下,为了帮助方郁脱罪,教唆方郁编造虚假口供,并帮助方郁消灭证据,其行为触犯《刑法》第306条规定,以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对秦聿提起公诉。

秦聿缓缓抬起眼眸,目光凌冽地看着周关承。

宣读完起诉书,周关承对上他的目光,分毫不退。

“被告人,你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有无异议?现就指控的犯罪事实有无向法庭陈述的?”审判长询问。

“有。”秦聿道,“我没有教唆方郁编造虚假口供,也没有消灭证据。方郁之所以捏造指控我是因病心理扭曲,他自曝杀妻真相不是良心发现,而是想死之前拉个人一起下地狱。”

他看着审判长,“——我正好是他最容易牵扯的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