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六十一章 为什么

第九百六十一章 为什么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38  |  更新时间:

第九百六十一章 为什么

周关承知道他最擅长利用法律做武器,想通过询问让他主动承认是不可能的,于是迅速转换思路,“方郁有没有告诉你他是如何处理凶器的?”

“他说扔在了江中,这一点我无法证实。”

“接受方郁的委托后,你曾经去过父母居住的小区?”

“是。”

“你去那里做什么?”

“询问他们一些关于方郁的问题。”

“为什么亲自登门而不是叫他们去律所?”周关承目光灼灼,“据我了解到的一些关于你的做派,你很傲气,只有别人迁就你,没有你迁就当事人和当事人家属。”

“公诉人对我了解可谓处心积虑。”秦聿语气平淡,却叫人听出几分嘲讽。

“回答我的问题。”周关承步步紧逼。

“方郁父母不方便出门。”

“那也可以电话询问。”

“不方便。”

“方郁有没有让你从他父母家中拿东西?”

“没有。”秦聿慢条斯理道,“有经验的刑辩律师都知道不能帮当事人传话,何况从家属手中拿走东西。”

“撒谎!”周关承突然厉色喝道,“你成为方郁的律师后就一反常态去了趟方郁父母家,而真正的凶器就是在方郁父母小区的池塘里找到!你却说凶器被方郁扔进了江中,你怎么解释?”

“方郁没跟我说实话。”秦聿淡然道。

“方郁将杀人事实告知于你,不可能没告诉你怎么凶器到底在哪,否则当初庭审的时候你如何肯定警方找到的凶器不是真正的凶器?”当初警方交上来的证据很明确,秦聿却一口咬定凶器是伪证,极力推翻这个证据,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真正的凶器在哪里,怎会这么肯定警方的证据是假的?

“方郁说他把凶器扔到了江中,那么警方在案发现场找到的凶器肯定是假的。”

“在日前已经审判的方郁案中,方郁说警方之所以找不到凶器,是因为辩护律师帮他处理了凶器。”

“他说我帮他毁灭证据,我说他没跟我说实话,难道他的话可信,我就不可信?”秦聿看着周关承,“当然,对我或者对律师有偏见的人,不论我说什么都会否定。”

周关承心知没法撬开他的嘴了,不过这才刚开始,深深看了看秦聿,转向审判席,“我提问完了,不过请合议庭注意,被告人在京城法律界成名已久,曾经有当事人家属因病住院,被告人仍然要求当事人家属到律所面谈,否则就不帮辩护,当事人家属不得不勉强出院去律所见面,却在路上遭遇车祸致残,显然顾及当事人家属行动不便主动登门会面不符合其作风。”

审判长问道:“这是真事儿?”

周关承道:“这件事在法律界也很有名,随便打听就能知道。”

审判长微微颔首,不再追问。

梅丽寒心中直道险恶,临了还要黑秦聿一把,秦聿是把他祖坟给刨了吗?

轮到辩护方提问,她第一个问题就针对公诉方,“被告人,曾经有当事人家属车祸住院,你为什么仍然要求当事人家属到律所面谈?”

“因为同时约见的还有一个证人,私下见面容易被抓把柄,如果证人倒戈,律师很容易被指控教唆证人作伪证。”

“那么你为什么答应主动去见方郁父母?”

“车祸那件事后,我不想发生类似的事。”

梅丽寒对审判席微微一笑,开始进入正题,“被告人,你第一次在看守所会见方郁,他对你态度如何?”

“怀疑、审视。”秦聿用两个词形容。

“能说具体一点吗?”

“在看守所见到方郁的第一面,他问我能不能给他做无罪辩护,他不想坐牢。我说能不能做无罪辩护还要看具体情况,他对我说他是冤枉的,却含糊其辞,明显对我不信任,我只好告诉他如果不能信任我,我没法给他辩护。他用审视的目光看了我很久问了我一个问题。”说到这里,秦聿停顿了一下。

“什么问题?”

“他问,给杀人犯辩护会不会良心不安?”

“你怎么回答?”

“不会。”秦聿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光明而正大,“如果证据确凿,不存在请个好律师就可以无罪释放,如果证据不确凿,责任在于控方,定案的是法院,主要责任也不在律师,而证据不确凿便不能证明有罪,那么律师的辩护是在避免错案。”

所有人分别看向公诉人和审判席,有人觉得这是推卸责任,但也有人被触动,思索起控辩审三方的关系和责任。

法官和公诉人同时皱起眉头。

提问还在继续,梅丽寒问道:“方郁当时什么反应?”

“再次用审视的目光打量我,然后才告诉我是他杀了王瑛。”

“很明显他一开始并不信任你?”

“是的。”

“方郁给警方的口供和庭审时的口供截然不同,你有没有教他在法庭上怎么翻供?”

“没有。”

“方郁提出做无罪辩护,但他已经告诉你是他杀了王瑛,为什么还要给他做无罪辩护?”这个问题在专业人士听来简直可笑,但这一点却是很多人指责秦聿的地方,明白的人听到梅丽寒的提问都知道,梅丽寒在给秦聿澄清。

“我只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在未依法审判前,我不能预设立场肯定他有罪,警方将不是凶器的刀具拿来作为凶器,证据存在缺陷,不能证明方郁有罪,应当被排除,否则这次他们可以指控一个杀人犯,下次就可以指控一个无辜之人。”

梅丽寒微微一笑,“提问完毕。”

接着,徐旭开始提问,“在方郁杀妻案启动再审程序后,你曾经去医院见过他一面,是吗?”

“是的。”

“为什么要去医院跟他见面?”

“方郁点名要求我做他的辩护律师,所以我去见了他一面,但最后他没有提出让我做辩护律师。”

“你们在医院说了什么?”

“主要是他跟我说,说我一如三年前,而他却快死了,确诊这半年经常夜晚在做噩梦,梦到王瑛,又问我有没有做噩梦,他说话的时候看我的眼神怨恨。”

“按理说你帮了他的大忙,说句有恩也不为过,为什么要怨恨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