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六十三章 见面

第九百六十三章 见面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19  |  更新时间:

第九百六十三章 见面

“现在闭庭。”

姜芮书落下法槌,收拾好东西很快离开法庭。

“姜法官,你去不去吃饭?”回办公室碰到吴佳声招呼她。

姜芮书抬头,几个同事正准备一起去食堂,她微微一笑,婉拒了他的邀请,“你们先去吧,我还要收拾一会儿。”

“那你快点呀,今天有糖醋排骨。”吴佳声告诉她。

“知道了。”姜芮书挥挥手,让他们先去。

“姜法官男朋友那个案子是不是今天开庭?”

“是未婚夫,本来准备这个月中旬结婚的。”

“啊,我听说这个案子京城那边要严办,脱身不大容易……”

“那姜法官不是结不成了……”

“你小声点!姜法官还没走远呢!”

身后隐约飘来同事们的只言片语,姜芮书脚步微微一顿,很快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放下案卷,她拧开水杯喝了口水,走回座椅坐下,从抽屉里翻出手机,便看到了梅丽寒给她发来消息:【检方只提供了方郁的询问笔录,人未到庭,我方要求方郁到庭,合议庭同意了我们的要求,择日再开庭,控辩双方都没有明显优势,你有空了我们电话联系详说。】

她抬手看了看时间,将电脑打开,很轻易地在网上找到了秦聿伪证案的庭审视频。

庭审刚结束。

她直接拨了梅丽寒的电话。

“是我。”

梅丽寒知道是她,接通电话的时候看了下时间,笑了笑,“你那边也结束庭审了?”

姜芮书不意外她知道自己要开庭,开门见山,“现在状况如何?”

梅丽寒把大概情况说了下,“更具体的你可以去看庭审视频,下一步我们会要求方郁到庭接受询问,如果方郁不能到庭,我们就会否定他的作证资格,质疑检方的询问笔录,把这份证据推翻,检方失去这份证据,指控秦聿的证据就是那么牢靠了。审判长有点偏见,但基本上还算公允,当然也可能是关注的人太多,总之目前算是势均力敌比较平衡。”

方郁作为检举秦聿的人,他的证词至关重要,如果能到庭,秦聿本人在场,加上律师团做后盾,要找到他的马脚会比找一份询问笔录的问题简单,但如果方郁不能到庭,那更简单了,方郁病情恶化,不具备作证能力,那么检方的那份询问笔录也值得考究。

姜芮书知道他们都是业界精英,这个方案很精准,她挑不出问题,很快转移了话题:“他现在怎么样?”

听到她问这话,梅丽寒笑了,“想知道他怎么样,你去看庭审视频就知道了。”她想起某个画面就忍不住牙酸,真叫单身狗受不了。

姜芮书皱眉,她想知道的不只是秦聿现在的模样,还想知道他更多的事情。

似乎知道她心里想什么,梅丽寒补了句,“人就是瘦了点,但无损花容,放心吧。”

听她这么开玩笑,秦聿的状况应该还可以,姜芮书稍稍放下了心,没跟梅丽寒多聊久,很快挂了电话,点开庭审视频。

庭审视频由四个镜头组成,她很快在被告人席位视角中看到了秦聿的镜头。

一套精神的正装,如果不是被法警带着,他跟坐在辩护人座位上的律师差不多,得体、精致、沉稳、锐利,看着跟以前没多大区别,但只一眼她就知道他瘦了多少……

姜芮书握着鼠标的手紧了紧,目光一瞬不瞬盯着被告人席位上的人。

梅丽寒说得简单,但这场庭审双方一直在针锋相对,现场气氛很紧张,关键证据还没放出来就已经暗潮涌动。

最后以辩方要求方郁到庭作证暂时结束。

庭审结束,秦聿很快也被法警带走。

姜芮书在旁听席中看到了秋文静和秦润之,秋文静说了什么视频里听不清楚,可是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担忧和关切。

姜芮书很能体会他们的心情,她也和他们一样,这一个月见不到秦聿,也无法通话,只有律师能去会见,但也不能天天都去,从秦聿被捕到现在,他们也不过接到了三次律师传来的信息。

视频中,秋文静说完话,法警便示意他离开,就在这时,他突然抬头,一双漆黑的眼瞳里突然撞进她眼中。

她的心猛地跳了一下,感觉他在看着自己。

短暂的凝视后,法警再次催促,他深深地看了看镜头,这才随法警离开。

姜芮书回过神,连忙倒退,再次看到了他的凝视。

他在看她。

她不能到场,甚至当时不在镜头后,他用这种方式让他们“见上一面”。

姜芮书心里酸软一片,视线有些模糊,突然之间思念泛滥成灾。

整整一个月了,她已经一个月没见到他,也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没有他的拥抱,感受不到他的体温,夜里只有她一个人,即使身处到处都是他们共同生活痕迹的屋里,也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余温……

“姜法官?”突然有人敲门。

姜芮书抬头,见刘一丹从外面探头进来,“小刘,有事吗?”

“姜法官,你是不是没吃饭?”刘一丹问。

姜芮书这才感觉到饿了,没注意已经两点,食堂大概没吃的了。

刘一丹拎着个袋子,装着两个饭盒,晃了晃,“给你打了饭。”

姜芮书心头一暖,笑着说:“谢谢。”

刘一丹把饭盒放她面前,“下午还要开庭,姜法官你快吃吧,我给你打了糖醋排骨。”

姜芮书掀开饭盒,一股酸甜的味道弥漫,是食堂菜单中最受欢迎的top1。“你费心了,下次我给你带好吃的。”

“没问题!”刘一丹笑眯眯,“那姜法官你快吃,我走了。”

“嗯,去吧。”姜芮书掰开筷子准备开吃。

刘一丹说着要走却没有走,姜芮书不由看她,“还有事?”

“嗯……”刘一丹顿了下,“姜法官,你还好吧?”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姜芮书却听出了弦外之音,微微一笑,“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

刘一丹看她脸色正常,共事这几年也知道她不是个心里脆弱的人,闻言放下了心,笑道:“那我去准备下去开庭的资料了,你有事就叫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