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六十四章 第二次开庭

第九百六十四章 第二次开庭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58  |  更新时间:

第九百六十四章 第二次开庭

这次的庭审没有实质性进展,但还是引起了巨大的关注,各大媒体都做了专题。

因为秦聿在法庭上承认名字方郁杀妻仍然帮忙脱罪,这一点备受争议,到后来对他的抨击更甚与方郁,方郁已经主动认罪,而他却死不认罪。

这次姜芮书看着网上的纷纷扰扰没有发声,闹这么大动静除了民众朴素的正义感驱使和对法律的不了解,跟营销号造谣带节奏有很大关系,她把搞事情的营销号记下来,等此间事了再算账。

如果没有意外,第二次开庭会很快,因为方郁的情况拖不起。

果然三天后,梅丽寒传来消息,周一开庭。

这次开庭想要旁听的人更多,法院将名额给了申请旁听的数家媒体记者、法学专家、涉案人员家属、还有部分市民。

上午九点整开庭。

梅丽寒和徐旭提前了十五分钟到法院,上楼的时候发现周关承在等电梯。

梅丽寒嘴角一扯,“周检察官。”

周关承回头,看清是谁后,慢慢转过身来,声线冷淡:“梅律师。”

随后目光落到徐旭身上,“徐律师。”

徐旭露出个温文尔雅的微笑,“周检察官,真巧。”

周关承淡淡看了眼,面无表情走进电梯,转身看着他们。

梅丽寒却拉着徐旭往后退了一步,明显不想跟周关承一起上楼。

徐旭:“……”要不要这么幼稚?

反正梅丽寒就是没动。

徐旭微笑道:“周检察官,你先上去吧。”

周关承看了看他们,松开按键,电梯很快合上。

等电梯上去了,梅丽寒才按了另一部电梯,徐旭见了忍不住侧目。

梅丽寒知道他看自己,语气十分随意地说出自己的理由:“反正不想跟那个棺材脸一起上去,晦气。”

徐旭扯了扯嘴角,“你开心就好。”

梅丽寒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看着另一边已经上楼的电梯,眼底的笑意很快散去,艳丽的脸孔附上一层冷肃。

“走吧。”电梯来了,徐旭按着开门键说道。

“我们会赢,是吧?”梅丽寒突然扭头看他。

徐旭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当然,我们人多,最主要的是……那是秦聿,他不会被打败的。”

梅丽寒哼笑了声,“他不是不会被打败,一辈子这么长,总有一天他会败在我的手上,但不能败在这种地方。”

徐旭又笑了笑,“我也这么想。”

梅丽寒对他笑笑,大步踏进电梯。

他们走进法庭的时候,旁听席已经人满为患,对面的周关承抬头看了看他们,双方的目光飞快碰了下,各自收回。

很快,书记员开始宣读法庭纪律。

“请审判长、审判员入庭!”

-

S市,C区法院。

姜芮书坐在办公室里,面对着电脑,却一动不动。

“姜法官,那个合同纠纷的原告和被告都到了。”刘一丹突然过来敲门。

“好的,这就来。”姜芮书迅速收敛心神,带上提前整理好的案卷,起身准备走,突然一顿。

这时候京城应该开庭了……

“姜法官?”

“来了。”她深吸了口气,迅速离开。

-

“现在开庭,请法警传唤被告人秦聿到庭!”

审判长的声音落下没多久,两位法警一左一右带着秦聿走进法庭,他仍是一身白衬衫黑西裤,也仍是那么的平静淡然。

秦聿一进法庭就往旁听席看去,果然在旁听席中看到了父母。

这是结案前唯一能见到儿子的机会,秋文静和秦润之都特地抽了时间来旁听,就为了见上一面。

对上他们关切和信任的目光,秦聿微微颔首,很快被带到被告人座位上。

走完基本流程,审判席开门见山问公诉人,“公诉人,你方的证人方郁今天有没有到庭?”

这一问,所有人都看向周关承。

“到了。”周关承回答,“审判长、审判员,公诉方请求证人方郁到庭。”

“带证人到庭。”

话音落下,所有人同时看向法庭入口。

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伴随着滚轮声由远而近,过了一会儿,两名法警推着一架轮椅出现在众人眼前,轮椅上坐着一个人,很多人第一眼就见那人认了出来。

正是杀妻案的真凶方郁。

方郁戴着手铐,躺靠在轮椅上。距离他的案子才没几天,他似乎更瘦了,连坐直身体的力气都没有。

听到动静,秦聿回头,却不想方郁也正好抬头,一下子对上了他的目光。

那目光中看似平静,让秦聿想到了草原上的吞食腐肉秃鹫,充斥着血腥和腐烂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

不得不说方郁有今天,真的是报应。

而现在,他想把这份报应也加在他身上。

秦聿平静地收回目光,而他的不在意似乎刺激到方郁,让方郁眸光更加幽暗。

梅丽寒和徐旭对于方郁会到庭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意外,上次庭审结束后,梅丽寒和徐旭打听过方郁的情况,律师团都觉得第二开庭方郁很可能不会本人到庭,因为他的情况真的很不乐观。

现在看来,方郁的情况确实很不好,都快坐不起来了,但他仍然坚持到庭,他们的意外就是这一点,这得多大的毅力和决心啊!

不过看来方郁真的拉秦聿下水的决心很大,病入膏肓了还要强撑着到法庭上指控秦聿。

真是恩将仇报!

梅丽寒在心里由衷祈祷,希望各路神仙能保佑方郁方先生再撑一段时间,撑到他们胜利,秦聿脱身而去,让丫的死不瞑目,方不负这白眼狼一场。

审判长也看出了方郁的虚弱,有点担心,说话都下意识放轻了些,怕声音大了他承受不住,“证人你现在有没有不舒服?”

方郁让法警把他提起来一点,“我没有问题,审判长。”

审判长听他气声虚弱,但口齿还很清晰,稍稍放了心,“证人请陈述一下你的基本情况。”

“我叫方郁,38岁,无业游民。”方郁的语速很慢,但话都说清楚了,“……也是杀妻案的真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