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六十八章 气到吐血

第九百六十八章 气到吐血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32  |  更新时间:

第九百六十八章 气到吐血

“因此你认为我是帮凶,要我跟你一起给被你伤害过的人一个交代?”

方郁沉默。

秦聿继续问:“你的心态是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

方郁仍是沉默。

“被病痛折磨,治愈无望后临死前的忏悔?”

方郁一言不发。

法庭里也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两人,方郁虽然没回答,但他的沉默表现出了对这些问题的回避,他的作为不是他说的那么真诚。

秦聿却没有逼问,直接进入下一个问题,“你觉得自己为什么会得绝症?”

方郁微微一愣,不是很明白他这个问题目的何在。

他心中闪过很多想法,但不管自己心中怎么想,他脸上都没有变化,淡淡道:“我父亲因肝癌去世,据说癌症有一定几率的基因遗传,我可能有这个基因。”

“对,癌症存在一定几率的基因遗传。”秦聿说道,“但是有癌症基因不意味着一定会得癌症。”

“你想说什么?”

“王瑛在世的时候不准你抽烟喝酒,你们曾经多次因为这个问题而争执,你杀了王瑛,失去了妻子的管制,你也失去了控制。”

方郁的眼睛慢慢张大,随后意识到了什么,眼瞳猛地一缩,整个人都凝固了。

秦聿看着他,一字一句,仿佛判决:“你得肝癌从某方面来说确实是报应,是你自己一手造成,你给自己的罪与罚,跟任何人无关。”

方郁得的是肝癌,这一刻却感觉自己得的好像是肺癌,空气稀薄,让他脑子嗡嗡作响,他张口呼吸,又想说些什么,可是他没能发出一点声音,突然胸口一阵闷痛。

“噗——”他张口吐了血,整个人无力地瘫倒在轮椅上。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旁边的法警连忙叫他,却没有半点反应,他的眼睛渐渐失去光彩,缓缓合上了。

审判长瞪眼,立即喝道:“方郁怎么样?”

法警用手探了探他气息,微弱到几乎感觉不到,忍不住抖了下手。

“医生!”

旁听席中的医生飞快跑出来,很快得出结果,“陷入昏迷!情况很糟糕!”

“快打急救!”

现场乱成一团,庭审不得不中止。

十分钟后,救护人员匆匆赶来,将陷入昏迷的方郁抬走。

审判长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道该气秦聿过分,把证人气到吐血,要是方郁有个三长两短还怎么说得清楚?还是该气方郁承受能力不行,杀人那么大的事都能若无其事当做没发生过,怎么问几个问题就受不住了?

现在法庭一片混乱,方郁生死不知,这庭审不好再继续下去,合议庭略作商量,决定今天的庭审到此为止。

别说审判长,梅丽寒和徐旭也吃了一惊,把方郁气到吐血昏迷,也真就秦聿这家伙才做得到。

就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真心提问……

两人一致用探究的目光看着秦聿,想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或者给点他们暗示也好啊。

秦聿发觉他们的观察,扭头,平风浪静,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两个辩护律师琢磨不出来,不过秦聿first part的提问很毒,基本推翻了教唆当事人编造虚假口供的逻辑,他们也心服口服,第二部分对方郁是精准打击,足够瓦解他的心理,如果能再坚持一下,效果可能会更好,可惜方郁撑不住。

话说抛开这事有没有利,把方郁气到吐血真是挺爽的。

把证人气得当庭吐血,这也算是一项伟绩了,以后怕不是要证人闻之色变。

秦律师的传说又要多一个了……

梅丽寒笑了笑,对他点点头,没有做其它交流,当然,现在也不允许。

秦聿很快收回目光,被法警带走,消失在人前,但是今天庭审上他的事迹却以病毒传播般的速度传入更多人的视野。

听到这件事的人无不震惊,虽说方郁病重,但把人气到吐血还是有点玄幻。

以至于,网上讨论这件事的热度很高,但气氛却有点诡异。

姜芮书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愣住了,她知道秦聿在法庭上向来犀利,但把人说到吐血就有点夸张了,随后她因为这件事居然也受到了点影响,被同事们用奇异的目光暗暗打量。

姜法官是怎么跟秦聿这种嘴巴剧毒的人一起过日子的?以毒攻毒还是以身试毒?

姜芮书没有太在意这些,因为第三次开庭不会太远,而下一次开庭很可能就是最后一次开庭,秦聿有罪无罪就看这一次了。

第二天,官方公告,方郁还活着,但人已经陷入昏迷,情况非常恶劣。

这也意味着方郁无法再到庭,如果控辩双方没有新的证据,方郁这次的证词将是最后的证据。

虽然这次庭审辩方略占优势,但秦聿还没有洗清嫌疑,以及他在方郁案中还有些事较为敏感,还要看如何定性,最终结果怎么样,现在谁都无法下定论。

姜芮书数着日子,还没等到法院宣布第三次开庭的时间,等来了秋文静的电话。

电话打来前,姜芮书在书房里刚刚在日历上画了一圈,看着那个圈,她一时失神。

“喵~”姜大橘不知什么时候进了书房,凑到她脚边叫了声。

“你个大橘。”姜芮书弯腰把它抱起来撸了把,柔软暖和的皮毛小小地抚慰了她的心情,歪头用脸贴着大橘肥肥的肚皮,“大橘,只有一周了,原来我觉得时间好长,可是现在又觉得好短……”

姜大橘轻轻地喵了声,前爪搭在她脑袋上,像是对铲屎官的纵容。

“嗡……”手机突然一阵震动。

“秋阿姨?”姜芮书把姜大橘放在书桌上,一只手轻轻抚摸。

“芮书。”秋文静有些疲惫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吃饭了吗?”

“吃了,您的声音怎么这么沙哑,身体还好吗?”

“没事,就是最近事多。”秋文静调整了一下状态,没跟姜芮书绕弯子,开门见山道,“芮书,我很不想跟你说这件事,原定你和小聿下星期举行婚礼,但是……小聿现在状况不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我想,当然主要还是征询你的意见,要不然先取消婚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