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六十九章 到最后一刻

第九百六十九章 到最后一刻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91  |  更新时间:

第九百六十九章 到最后一刻

“取消……婚礼?”姜芮书下意识握紧了手机。

秋文静暗暗叹气,柔声道:“阿姨知道这件事不好做决定,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想改变这件事,可是现在,小聿没法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是他对不起你,如果可以,我相信他一定会给你一个同样的甚至更美好的婚礼,只要你愿意。但现在,芮书,时间大概赶不及了。”

其实秦聿被捕之后,婚礼就可能赶不上了,一个案子动辄一两个月,长则半年才结束,即使秦聿的案子开庭很快,但姜芮书一直没提,大家不想伤她的心一直没提,万一呢?万一秦聿很快就能出来赶上婚礼呢?大家也抱着这样微弱的希望。

可是原定的婚礼日期近在眼前,而秦聿仍然身陷囹圄,没有确定脱身的迹象,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不取消也只能错过了。

姜芮书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取消婚礼……

这场婚礼是她和秦聿一起进行策划了很久,从婚礼地点的选择,到婚礼现场的布置,再到整个婚礼的流程,包括请柬和喜糖都亲手设计,有时候她会觉得事情太繁琐,可是为了这人生仅此一次的仪式,为了留下白发苍苍时仍然值得回味的美好回忆,她和他还是耐着性子一样样一件件地去确定,有太多太多他们一起商量的细节了,点点滴滴都是他们对这场婚礼的期待。

还有为了看他first look的反应,她压制着分享的心情,放弃了跟他一起试穿婚纱的美好经历,从定制婚纱那天开始就在期待,每一天、每一次想到即将举行的婚礼,心中都是欢喜和期待……

取消婚礼,等于一切都落空了。

她很久没说话,秋文静理解她的心情,还是忍不住叫了声,“芮书?”

“在,秋阿姨。”姜芮书收拾情绪,“我想一个人安静地想想,晚点再告诉您我的决定好吗?”

“没事,你慢慢想,一切以你的想法为准,你不要给自己太多心理负担。”秋文静温声道。

“嗯,我知道,您放心吧。”

“对你我一直很放心,不过有什么事不要一个人撑着,你爸爸还有我们都会给你支撑。”

姜芮书心头一暖,“我知道了,您也是。”

秋文静笑笑,很快挂了电话。

姜芮书慢慢放手机,目光又落到了日历上,看着那个下周某个被她用红色签字笔做了特别标准的日子,不知不觉失了神。

“喵?”感觉铲屎官搭在自己背上的手很久没动,姜大橘叫了声。

姜芮书的目光重新回到它身上,淡淡笑了笑,给它做了个全套马杀鸡。

婚礼不是她一个人的事,第二天,父女俩的早餐时间,她跟姜明德说了这件事。

“你秋阿姨的考虑也没错,秦聿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总不能你一个人举行婚礼。”姜明德道。

“我知道。”姜芮书低头吃早餐,其实她真想过一个人举行婚礼,但又觉得一个人的婚礼太惨,会缺少很多美好的记忆,不如等秦聿事了再举行婚礼。

“你怎么想?”姜明德语气平淡。

“我想问问你的意见。”她的声音有点含糊。

姜明德抬头看了她一眼,唔了声,消灭了面前的小笼包,过了半分钟才慢条斯理说道:“我们家还算富裕,亏一场婚礼的钱还是亏得起的。”

姜芮书忍不住笑了声,眼眶又忍不住有点发酸,“谢谢爸爸。”

姜明德看了看她,到底没说什么,做父母,所求的和能做的也就是在孩子需要的时候给她支持。

她找了个时间打电话告诉秋文静,秋文静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你这傻孩子……”

不取消婚礼,便是要等到最后一刻。

“你开心就好,我们支持你。”秋文静不会说她任性,他们能承受起她任性的结果,何况这是孩子的满腔真心,他们又岂会忍心辜负?

“谢谢您的理解。”

“谢什么?是我要谢谢你愿意这么等小聿。”秋文静很感动,自己儿子真是撞大运见到这么好的媳妇。为了不让气氛那么沉重,她故意开了个玩笑,“如果赶得上,希望他吃这一个多月的公家饭还能保住那张脸没垮。”

姜芮书笑,“上次看庭审里还挺好的,我不嫌弃他。”

她预料第三次庭审会很快,果然,还没等第二次庭审的相关热搜下榜,第三次开庭就开始了。

庭审一次比一次紧张,旁听的人数达到了新的高峰,但法庭可容纳的人数有限,最终法院仍然只开放了两百多个旁听名额,这两百多个名额对于想要旁听的人数无异杯水车薪,以至于还没开庭,直播平台就创造了人流新纪录。

这一天,姜芮书没有给自己安排开庭,也没安排见面调解,坐在办公室里第一次开了小差。

开庭时间定在上午八点半。

她坐在电脑前,打开庭审直播平台,等待庭审开始。

律师团也预料到这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开庭,开庭前做了大量的复盘,反复推敲演练,梅丽寒和徐旭几乎每天都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开庭前夜才好好休息。

“梅律师,梅律师,第一次开庭你们极力要求方郁本人到庭,根本目的是什么?”

“请问上次开庭被告人将证人气到吐血是故意的吗?这是不是你们的策略?证人昏迷不醒对你们是不是有好处?”

“徐律师!你能不能说一下你们这次开庭有什么策略?你们觉得检方还有底牌吗?你们手上还有没有证据没有出示?”

“上次庭审你们获得了优势,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开庭,你们这次对于推翻检方的指控有信心吗?”

赶到法院的时候,律师团被无数媒体堵在法院外面,寸步难行。

梅丽寒被同伴护在中间,艰难地走到法院大门的台阶前,这才停下来,转身举起手,“不要挤,一个个说!”

记者们闻言安静下来,纷纷将话筒递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