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九百七十章 再次询问

第九百七十章 再次询问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56  |  更新时间:

第九百七十章 再次询问

“谢谢各位的关注。”梅丽寒字正腔圆道,“目前为止,我们和秦律师都严格遵守着法律规定和司法程序,承受得起任何质疑!这个案子非常艰难,我们做好了一切准备,将竭尽所能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出秦律师!如果在场各位以及即将看到我们的每一个人,如果你们不希望法律界失去一位不惧权威坚持信念的优秀律师,在某一天全世界都怀疑你的时候,有一个律师坚定地站在你身边据理力争,请祈祷我们能得胜归来。”

说罢,她微微颔首,转身大步走进法院。

记者们没有追上去,在原地看着他们背影,毅然决然,如奔赴战场。

“周检,我们到了。”与周关承搭档的助理检察官突然说了声。

闭目养神的周关承张开眼,便看到了排着长队等待案件的人群,这次的人比前两次开庭更多,旁听名额两百多个,但这里的人数差不多翻倍,堪比某些大案要案。

他抬眸,远远看着在媒体簇拥下雄赳赳气昂昂走进法院的律师团,这干仗的气势,很多律师喜欢这么表现,好像要去对抗邪恶拯救世界。

“这些律师还挺气派。”助理检察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周关承收回目光,等车停稳带上包,淡淡道:“走吧。”

十五分钟后,审判长到庭,宣布开庭。

“请法警带被告人到庭。”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不约而同转头,在一片寂静中,两名法警带着秦聿从外面走进来。

当秦聿走进法庭,就受到了集体注目礼。

他第一眼看了看旁听席,看到父母坐在前排,短暂的眼神交流,他被法警带到被告人席上。

很快,庭审正式开始。

审判长先对上次庭审做了简单的梳理,控辩双方都对方郁的证词没有意见,审判长先询问公诉人:“公诉方是否还有新的证据提交?”

“审判长,我想再次询问被告人。”周关承道。

“可以。”审判长道。

周关承看着秦聿,两厢视线对上,他开始发问:“被告人,三年前方郁案结束后,你为什么突然离开京城去陌生的地方打拼?”

梅丽寒目光射向对面,周关承今天是吃了鹤顶红吗?问得这么毒!

当年秦聿离开比较突然,但她和徐旭都很清楚方郁案对秦聿造成的影响,无良媒体为了流量带节奏抹黑他,网上无数人辱骂,还有人跑到律所喷漆,严重影响到了秦聿的正常工作和生活,为此他休息了一段时间,大家都以为等风波过去他就会回归,谁知他突然宣布离开京城,远赴南方加入大安。

大安当然不差,但是秦聿在京城经营了十年,根基全在京城,离开前他也已经是律所合伙人,没必要去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他离开京城有各方面原因,但方郁案绝对是他离开的主要原因之一。

周关承这么问,无异于揭伤疤还曝之于众。

“反对。”梅丽寒马上道,“这跟本案有什么关系?”

“这跟我即将出示的一项证据有关。”周关承淡然道。

“反对无效。”

梅丽寒只好坐回去,不过秦聿神情沉静,似乎这个问题对他没有影响。

“被告人回答问题。”审判长道。

“因为大安律所的创始人邀请, 加上我对南方的司法环境很感兴趣,就答应了他的邀请。”

在场的北方司法体系人员感觉被内涵到。

“跟方郁案有没有直接关系?”周关承问得更直接。

“有点关系。”秦聿平淡道,“因为这个案子很多媒体和个人不认可法院的判决,不停骚扰我,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不是因为方郁案中存在被追究责任的隐患而离开京城?”

“反对!”梅丽寒和徐旭同时喊出声,梅丽寒先说道:“被告人离开京城完全是个人事业追求,公诉人这是恶意猜测!公诉人三番两次恶意猜测,我方有理由怀疑公诉人对被告人有私怨!”

作为公诉人,周关承的表现确实过于尖锐,梅丽寒的话不免让人想到三年前方郁案也是他和秦聿对决,最后是他公诉失败,第一次开庭秦聿也说过两人不对付,是不是真有点私怨?

周关承从容解释道:“作为知名律师,被告人有很多机会接到南方的委托,不缺乏体会南方司法环境的机会,而离开京城前,被告人在当时的律所已经是合伙人,事业和人脉都在京城,离开京城等于放弃十年打拼重新开始,而且被告人离开很突然,既没必要也过于巧合。”

“如果被告人会因方郁案被追责,不论被告人在京城还是在S市都没有区别,不然他现在怎么会在这儿?”梅丽寒再次反驳他。

周关承看向审判席,“审判长,我方有相关证人。”

“什么证人?”审判长问道。

“曾经与方郁关系密切的朋友。”周关承道,“审判长,我方请求传唤证人严宇到庭。”

“带证人到庭。”

很快,一个三十几岁模样的男子被法警带上法庭,大高个儿,国字脸,气质却颇为斯文,瞧着像做生意的。

走到证人席上,他自我介绍,“我叫严宇,36岁,招满福火锅店的负责人。”

周关承开始发问,“你跟方郁是什么关系?”

“曾经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我认识他很多年,经常在一起约饭唱歌,但这两年没什么联系了。”严宇答道。

“在你眼中方郁是个什么样的人?”

“方郁这人看着斯斯文文的,但是脾气很大,又臭又硬,心思还很重,突然就会发脾气,别人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惹到他了,不过他为人挺仗义大方的,所以我才不介意他的臭脾气。”

“你具体什么时候跟方郁关系生疏?”

“他无罪释放之后。”严宇补充道,“其实他刚出来那儿我跟他还挺好的,虽然外面都说是他杀了王瑛,但法院判了他无罪,那应该就是没犯事吧,他出来后我还给他办了个小酒席去晦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